川金會終結不了世紀難題 但是個好開始

Raphael Lin 2018年06月11日 12:05:00

柯林頓與金正日曾在2009年見過面。(圖片摘自網路)

川普和金正恩漸次抵達新加坡,舉世矚目的川金會即將正式登場!

 

不用熟稔國際關係也能知道的是,北韓始終是東北亞,乃至全世界國家棋局和地緣政治重心之一。多年下來一而再以核試爆、飛彈試射吸引美國目光,換取籌碼的大戲似乎于近日來到了最高潮。

 

要戲說從頭由金日成當游擊隊長時太累,或許我們可以說說上一次最接近美朝雙方領袖見面在何時?

 

除卻也是前總統的卡特1994主導「框架協議」,2000年10月份時北韓第2號人物趙明祿銜命出訪華府,他見到了國務卿歐布萊特,也進了白宮將金正日親筆信拿予柯林頓,信中邀訪小柯親臨平壤。

 

見多識廣的歐布萊特對她回訪見到的金正日評價不差,金在會面中提到如若「開放」將取法「瑞典模式」,但當時看似可及的會面則在隨即高爾總統敗選和中東情勢不穩下無疾而終。

 

那下面這張照片怎麼回事?柯林頓和金正日何時見上一面呢?

 

緣2009年3月美國「時事電視台」(背後老闆正是高爾)2名女性記者在北韓邊界採訪,遭北韓以間諜活動為由扣押,判刑12年。後平壤即以此爲脅指名當時已經下任的柯林頓專程21小時長途飛抵救人。

 

依照朝鮮說法這是「美國道歉」,而當時柯林頓正出掌國務院的夫人希拉蕊之「特赦說」則是幕後操盤棋手。類似但不同戲碼也發生在更早前金日成時代「普布羅號」事件(USS Pueblo ),1968年搞得詹森焦頭爛額的間諜船爭議在中南半島那頭北越發動大規模「春節攻勢」後轉移了全球目光。

 

時序回到2000年,華府和談未成的金正日政權于該年底另闢蹊徑,秘密接觸日本首相森喜朗。2001森派出大將中川秀直秘往新加坡(又是新加坡!)和金正日代表姜錫柱磋商。

 

他們當面喬了經濟援助、綁架人質、兩國邦交等題,後來雖經森喜朗下台一度暫停,但在此基礎上北韓續與接任的小泉純一郎接觸,數十次談判過程歷經911事件、小布希國情諮文有名的「邪惡軸心說」等⋯都秘而不宣,惟漫漫長路中小泉終究2次訪朝(2002、2004)並且簽訂了《日朝平壤宣言》。

 

當然就像《奧斯陸協議》或談了800次的北愛爭議絕對無法一紙終結,我們都已知道的是後來發展不斷循環于北韓升高危機--國際譴責制裁--戰爭邊緣,乃至降溫和談。

 

這樣鬼打牆模式的北韓危機能否于川金會徹底終結令人質疑,循此我反覆想到則是「冷戰之父」喬治肯楠(George Frost Kennan)1946年在外交使館發的那分析(前)蘇聯心態長電報。隔年(1947)發表于《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的長文同此闡明了蘇聯當局內心的不安全感。我「不是」要說北韓可以完全類比當年冷戰下蘇聯,但衡諸2002金正日會談記錄中提到海珊下場,再如今金正恩極端反感「利比亞模式」廢核武等⋯,或能一定程度推知小胖心中惶恐一旦寧邊清空,自己和家人的政權、生命會否不保。

 

北韓政權的穩固性、人民或軍方對金正恩的支持度高於(部分)西方學者想見。(湯森路透)

 

由中國操盤,談了又談的「六邊會談」本在2005年的第四次幾乎達至共識,後又再陷入惡性循環正因美國要的是「永久的、可查證的、不可逆的無核化(PVID) 」,而這也是賽局玩的不錯的金小胖為人懷疑的盤算何在!

 

蓋lAEA早於1991年9月就要求北韓簽署「核子偵查協定」接受查察,但當時北韓主張美國撤出在南韓飛彈部署為交換遭拒,縱盧泰愚公開簽署宣言南韓無核武亦然。而很難想像的是,這落點相去不遠的問題就這樣來回拉扯了幾十年。

 

期間歷經了北韓幾期的經濟「七年計畫」、糧食危機;歷經和俄國、中國老大哥關係的往復變遷,金正日力求改革對經濟的「震撼療法」等⋯,乃至如今留學瑞士,看似開明的三代目于重重壓力下把牌局推至獅城論劍,想來萬分精彩且令人不敢小看。

 

北韓當然是如今世上少數極端封閉的國家,外界對她的理解遠遜于同處東北亞的其餘賽局玩家。惟我以為金氏王朝的掌門人並不如某些人以為的瘋狂不理性,而北韓政權的穩固性、人民或軍方支持度也高於(部分)西方學者想見。一味的以經濟、外交圍堵制裁可能和所欲達到目標相悖,或許川普這跨世紀的星國行不能一次終結難題,但引領和平曙光並省下千億開戰費用、拯救數十萬生靈而言,應是個好的開始。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