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呂秀蓮何苦為難蔡英文

林青弘 2018年06月12日 00:00:00

呂秀蓮能否超越自己,製造永遠流傳的典範,關鍵在於個人進退應對,政治上的操作與計算,不應該是她不滿與抱怨的來源。(攝影:陳品佑)

陳玲玉律師在其《法理與善念》一書的自序中,書寫著:「善念」比「法條」更為重要。欠缺「善念」,法律人充其只是傳播法條的法匠,企業人則可能為利害義。「法條」本身,是無生命的客觀狀態,法律人必須洞悉法條背後的「法理」,才能將不變的法條運用於多變的世事。

 

陳玲玉律師比起前副總統呂秀蓮,年紀上略少7歲,前者於1951年出生時,台灣已經脫離日本殖民統治,後者卻曾經當過短暫的日本人,這是筆者父執輩以上的長輩,都曾經有過的「日本經驗」。

 

呂副與陳律師都是台大法律系畢業的傑出校友,前者為政壇傑出工作者,後者為法律界的優良典範,兩位女人已是社會公認的傑出人士。同樣學習法律,為何呂副近來抱怨連連,甚至拒見蔡總統,藉此表達自己的不滿與抱怨?

 

呂副那個年代的女人,能夠學業優秀,從國民黨威權統治走上黨外對抗,以身體力行爭取民主自由,在那個男女明顯差別不平等的年代來說,呂副的傑出優秀無須贅言。

 

卡在「主角」與「配角」的衝突

 

呂副當過蔣介石統治下的行政院法規會公務員,也當過國民黨執政時,行政院諮議、專員與科長。黨外優秀人才,不脫國民黨培養而出,是有時空背景與不得不的政經無奈。青出於藍更勝於藍,大抵上,能夠從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超越出脫,才能成功帶領黨外運動,對抗國民黨威權而推動台灣的民主自由。

 

呂副對於自己的社會比較,或許會卡在「主角」與「配角」的衝突。她的魅力來自於她的專屬性自信,她的智慧來自於她的特殊歷練與人生境遇。因為自覺自己被邊緣化,被無視與被冷落,呂副的存在感與價值感,在台北市黨內初選的過程中,充分表現自己所感受的差別對待與不公平。

 

台北市長這個位置,不能彰顯呂副的高度與態度,她所需要的舞台,只能由她自己建置與完成。蔡總統沒有義務幫忙建置呂副的政治舞台,也沒有能力塑造客製化而專屬於呂副的政治舞台。

 

呂副的能力與胸懷,確實會讓她自感有很多的社會責任與政治理念,尚待實踐與完成。成功的政治人物,難以脫免自有「非我不可」的優越感與自戀感。呂副在政壇上的發光發熱,不是取決於當權者給她多少尊崇與榮耀,反在於她自己能夠獨力完成多少非典型的政治工作路徑。她所熱衷的外交活動與國際事務,更非官方能夠闢徑開拓的場域。

 

「祖母綠」能否超越自己

 

呂副當不成第一位女總統,縱有遺憾,但是不消減她的民主貢獻與歷往成就。至少可以勗勉者,她是民進黨首次取得執政權,第一位擔任副總統的女性政治人物,國民黨無人可比,民進黨亦是如此。

 

她的政治熱誠與普世關懷,業已能超脫年紀的嘻笑辱罵,「祖母綠」能否超越自己,製造永遠流傳的典範,關鍵在於呂副的進退應對,政治上的操作與計算,不應該是呂副不滿與抱怨的來源。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呂副在政治工作這條人生路上,大風大浪見識已多,基於成全蔡總統的前輩仁厚之心,怎會有刻意為難蔡總統的惡意產生?世事多變,呂副的傑出成就已現,只是要升級為偉大,為人生譜上完美終結的句點,不僅要發揮過往的智慧與經驗,更要展現寬大無我的昇華精煉。

 

以前可以「自私」為我,未來則要「忘我」為人。心念的轉變,會讓呂副體驗自己的不可取代,是由自己決定,而不是民進黨或蔡總統的政治處遇可以決斷。

 

在愛情的世界中,不被愛的人,才是「小三」。在政治工作的場域裡,不被自己肯定的人,怎能享有永遠的關注與重要?生理上的停經期,需要醫療調整與心理建設,政治生涯的停經期,也需要人生導師與自我轉念。或許與菊姐聚餐,促膝長談之後,這位聰明又自信的政壇前輩,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定位與未來。

 

※作者為自由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