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中國就是巨嬰國 中國人就是類人孩

余杰 2018年05月16日 07:00:00

作者認為,中國只有皇帝、貪官、酷吏和奴才四種人,這個國家永遠是「巨嬰國」,這些國民永遠是「類人孩」。(湯森路透)

中國向美聯航等外國航空公司發文,要求將「台灣」改為「中國台灣」,以此捍衛「中國的主權」,卻遭到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痛斥爲「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

   

台灣總統蔡英文在推特上轉引美國福克斯新聞有關這一事件的報導,並在英文推文中說:「我們呼籲所有企業抵制中國矮化台灣的努力。」

   

向來以「流氓時報」自居的中國《環球時報》立即發表一篇署名「渣渣輝」(渣渣,垃圾之意,自己以垃圾自居,還頗有自知之明)和「冬瓜俠」的短評《中美一拌嘴,蔡英文又蹦出來搭碴兒了!》。該文以極具嘲諷的語言訓斥蔡英文:「哪兒都有你……大人說話,小孩兒別搭碴兒。」一副天朝上國的派頭,淋漓盡致;一種顧盼自雄的模樣,毫不掩飾。

   

中國一向理所當然地以「大國」自居。然而,「大國」之「大」,並不在於疆域之廣、財富之豐與人口之多,而在於自由與寬容、在於正義與真理,所謂「泰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在此意義上,獨裁專制的中國是一個唯我獨尊、剛愎自用的「小國」;民主自由的台灣才是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大國」。同樣,連鄉長都不能選的中國人是自願爲奴、沉默是金的「小人」;連總統都可以直選的台灣人才是「迎接光輝歲月,風雨中抱緊自由」的「大人」。

   

更搞笑的是,《環球時報》特意引用英文推特上多名「外籍人士」否定台灣是一個國家的言論,其中的幾則言論翻譯成中文就是——「什麼是所謂的『矮化』?承認臺灣的現狀,好嗎?國際社會根本就不承認臺灣是一個國家。而且,海峽兩岸文化相同。百分之九十五的臺灣人是漢族,哈哈哈!」、「公平地說,他們(臺灣)就是中國一部分。」且不說社交媒體推特在中國被封鎖,一般人若不翻牆根本上不去;僅就此類「外籍推友」的身份而論,雖然是他們用英文洋名和用英文發表推文,但完全不像具有民主素養的西方人士的表達方式,更像是共產黨僱傭的五毛的「灌水」,幾乎就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的口吻。我更想反問的是:既然你們以中國和中國人爲驕傲,為什麼要使用「洋鬼子」的名字和語言呢,這不是賣國,什麽才是賣國?

 


 人們以為自己是成年人,但在精神上只是「類人孩」。他們無條件地支援專制獨裁,一旦離開專制獨裁的模式,他們就不知道如何安排自己的人生。(湯森路透)

  

中國是個什麽樣的國家,中國人是一群怎樣的人?兩千年來,中國只有皇帝、貪官、酷吏和奴才四種人,這個國家永遠是「巨嬰國」,這些國民永遠是「類人孩」。

   

巨嬰國》在中國是一本禁書。《巨嬰國》的作者心理學家武志紅一針見血地指出:「多數國人,都是巨嬰,這樣的國度,自然是巨嬰國。」巨嬰是什麼?是成年的嬰兒,身體已經發育為成年人,而心理發展水準卻還停留在嬰兒階段,突出的心理特點是:共生、全能自戀、偏執分裂。習近平就是「巨嬰」的典型代表:明明只有小學文化程度,偏偏要假扮成學富五車的博士;明明滿臉橫肉如屠夫,卻自以為是韓劇《來自星星的你》的男主人公都敏俊;明明是個鬥大的字不識一籮筐的「白字先生」,偏偏要冒充「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的才子。而圍繞在習近平身邊的,當然也是一群唯唯諾諾、溜鬚拍馬的巨嬰,武大郎開店,店員當然全是精神侏儒。武志紅感嘆説:「在中國,你怎樣才能成為一個成熟的個體?用存在主義的說法是,我選擇,我自由,我存在。必須作為一個真實的、活生生的人,為自己的人生做出選擇。但在我們的國家裏,大家都被要求「聽話」。」中國人當然沒有選擇的權利和選擇的意願,黨早已替全體中國人選擇了「絕對正確」的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所以,中國人最優秀的品質就是「聽話」——除了聽父母的話、老師的話、長輩的話之外,更重要的是聽黨的話。

   

類人孩》在中國也是一本禁書。學者餘世存更進一步指出,在專制的黨國體制下,人們都被規訓成了「類人孩」。人們必須堅持熱愛黨國體制,必須活在以專政權力為中心的體制裡,大大小小的體制既團結在專政權力的周圍也是對它的複製和摹仿。在這種體制裡人們想當然地以為天下為公,以為中國是獨立、尊嚴而強大的。在中國生活,一切都是國家的、集體的、歷史的、民族的,在中國生活,人都是在為國家、集體服務,為民族和歷史作貢獻。所以,像《環球時報》的那兩個不敢署真名的作者那樣,人們以為自己是成年人,但在精神上只是「類人孩」。他們無條件地支援專制獨裁,一旦離開專制獨裁的模式,他們就不知道如何安排自己的人生、享受「沒有人管」的自由,就如同電影《肖申克的救贖》中那個不敢邁出監獄一步、甚至愛上了監獄生活的囚徒——「人們仍未能站起來做一個人,一個現代社會的公民。人們仍是像孩子一樣,沒有頭腦,沒有主見,沒有自己的世界觀。他們只能在專制獨裁下生活,只能在體制內才能活得踏實一點兒。」即便到了西方自由世界,這群「類人孩」,這群「老小孩」,仍然要情不自禁地唱紅歌、跳廣場舞。

   

巨嬰國當然仇恨台灣國,類人孩當然敵視自由人。旅居挪威的香港評論人鍾祖康説,來生不做中國人;我卻要説,此生不做中國人,不在巨嬰國當類人孩——正如網上流行的一個段子説描述的那樣:「有一種人,被老爺奴役了三十年,每天只有一口飯吃,還要被打一百次。老爺死了,輪到少爺當家,少爺覺得餓死或打死奴隸,沒人用可不行,就改變規則,每天給兩口飯吃,只打九十次。這種人很高興,説改革開放了,人民生活越來越好了。其他人説,不對啊,你仍然是奴隸,要爭取自由人權啊。這種人説,閉嘴,狗不嫌家貧,子不嫌母醜,沒有主人能有我今天,自由人權能當飯吃嗎?你唯恐天下不亂,你是美帝走狗!這種人,就叫中國人。」

 

※作者為中國流亡海外異議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