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傳真:要求外資企業成立中共黨支部 還不夠歐威爾式嗎

末夏 2018年05月11日 00:37:00

中國德國商會曾發出聲明強調,是不是在德國企業中成立黨支部的決定,應該完全由企業自主。(圖片取自中國德國商會網頁)

從貿易戰到公開指責「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川普一步步對極權中國發起了反綏靖政策,他無疑是近年來全球政治舞臺,包括美國歷任總統中為數不多聲討並付諸於行動挑戰惡勢力的政治家。

 

從經濟到社會到政治,川普在中國掀起了「龍捲風」。美國駐華大使館5月7日在中文世界微博上的聲明,引起了眾多關注與討論。

 

美國駐華大使館新聞秘書就中國的政治正確發表聲明稱:

 

唐納德J.川普總統反對美國的政治正確。他將會支持美國人抵制中國共產黨將中國的政治正確強加給美國公司和公民的努力。

 

4月25日,中國民用航空局致信36家外國航空公司,其中包括多家美國航空公司。該通知要求航空公司更改其網站和宣傳材料中有關「臺灣」、「香港」和「澳門」的標識,以符合共產黨的標準。

 

這是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也是中國共產黨將其政治觀點強加于美國公民和私營公司的日益增長的趨勢的一部分。

 

中國對國內互聯網的壓制是舉世聞名的。中國向美國人和自由世界的其他地方輸出其審查制度和政治正確的努力將受到抵制。

 

美國尊重私營公司在與美國和國外客戶互動方面所享有的廣泛自由。這種尊重對於一個強健的全球市場至關重要。

 

美國強烈反對中國試圖迫使私營公司在其公開的內容中使用帶有特定政治色彩的語言。

 

我們呼籲中國停止威脅和脅迫美國的航空公司和公民。

 

白宮新聞秘書這條赤裸裸的負面資訊在中國廣為流傳。時至今日,並沒有被中國相關部門刪除與封鎖,這可能也是中國境內民眾為數不多能看到的反對聲音。

 

這條聲明無疑強調了中國是歐威爾式極權政治,跟國際上主流定位於「威權政治」,措辭更加嚴厲,也更為符合中國現狀。

 

眾所周知,歐威爾以《動物莊園》和《一九八四》兩部創世之作聞名於世,他用敏銳的目光觀察和批判以史達林時代的蘇聯為代表的,掩蓋在社會主義名義下的極權主義;以辛辣的筆觸諷刺了那泯滅人性的極權主義社會和追逐權力的人,他的「老大哥」、「新話」、「雙重思想」等詞彙引發了全球共鳴。蘇聯解體後,歐威爾對極權主義的預言不斷地被歷史所印證。

 

今天的極權政治,或者說利用全球化與科技創新,把極權政治演繹的更絕無空前,這可能是歐威爾想像不到今天的中國社會。把黨的精神灌輸到一切可以控制的地方,包括一切合作的物件,白宮這份聲明並非虛言,把一切資源要素逐漸黨委化,公司一切都黨委化,國企要有黨委,民企要有黨委,合資公司要有黨委,外資公司也要有黨委,這兩年在中國正成為最普遍的事實。

 

中國德國商會的聲明

 

在白宮聲明之前,中國德國商會官方在去年11月24日也發表聲明稱,中國德國商會在過去一段時間聽到越來越多的消息說,中國共產黨嘗試加強它在純外資企業中的發言權。而中國德國商會認為,「就目前的法律環境和經營現實來看,企業方並沒有義務或者也沒有法律基礎去積極主動地(在德國企業中)建立黨支部。」

 

中國德國商會聲明強調,是不是在德國企業中成立黨支部的決定應該完全由企業自主做出。企業不應該被要求(積極主動地推進黨支部的成立和建設)。「企業做出自由的決定是創新和增長的基礎,如果這種影響外資企業的方式再進一步加強的話,那麼不能排除德國企業退出中國市場或者對其投資決定另作考慮的可能性。」

 

據瞭解,在一些中德合資企業中,中方黨支部活動的費用由德資企業支付,中方黨員參與企業管理,中方的黨委書記兼任董事會主席。這種現象不僅僅是中德合資企業,更是絕大多數中國合資公司的現狀。

 

值得注意的是,設立黨組織化還包括了中國所有的知名互聯網企業,這其中絕大多數互聯網企業是由國外資本參與投資,或很多在國外上市。也就是說,黨組織控制商業化已經超過了市場協議中的股東契約精神。

 

換言之,所有企圖在中國或與中國做生意的企業,從商業合作的權責層面,都有來自於中國官方的干擾與侵蝕,這顯然與真正的全球化經貿合作與市場自由精神大相背離。

 

不管是白宮這份措辭嚴厲的聲明,還是中國德國商會的企業自主決定,都說明中國當前的市場經濟惡化以及把每一個人作為黨控制目標的趨勢越發明顯,實際層面更與中國口頭上說的「改革開放」天壤之別。而這種制度層面的惡化,必然將導致外資企業更小心中國,更恐懼中國。

 

還在迷戀低人權商業利益

 

白宮聲明中還說:「中國對國內互聯網的壓制是舉世聞名的。中國向美國人和自由世界的其他地方輸出其審查制度和政治正確的努力將受到抵制」。用防火牆遮罩全球互聯網,打造中國特色的局域網,這是每個人都清楚的現實。

 

但此前數年,在全球化的商貿合作中,外資企圖以自由市場信念打開中國市場,雖然在這一過程中,外資企業能賺取到市場與前景,但這種不具備普世價值包容的綏靖政策與此對全球化帶來的傷害也異常明顯。比如中國企業受官方的補貼,中國企業的國家主義隱性權力,這種非市場政治參與行為這些年在全球也引發了極大警惕。

 

另一方面,當人們紛紛指責川普逆全球化大打貿易戰時,恰恰忘記了,誰才是一開始就不遵守全球化遊戲規則的壞孩子?從加入WTO時的承諾,到日益嚴酷的黨組織化控制市場與商業,川普的貿易戰恰恰是在糾正越來越偏以及人們敢怒不敢言的非正義準則。

 

在一個黨控制一切的社會,在一個毫無自由度嚴格審查的社會,全球政治家與企業個人是時候要考慮,是過來賺取這種低人權商業利益?還是要從根本上去解決這些制度性障礙壁壘?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現居中國

 

【延伸閱讀】

●天下苦秦久矣 罵中國「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爲何大快人心

●傅國湧專欄:五十年了 林昭依然在場

●在中國 沒有「娛樂歸娛樂,政治歸政治」這回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