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長照司由誰管 衛政社政又吵起來

李昭安 2017年09月11日 20:50:00

國內人口高齡化,長照2.0成重要政策,現行長照相關業務分散在衛福部各單位,整合不易,衛福部研擬成立「長照司」,但到底由社政(社福)還是衛政(醫療)出面主導,引發討論。(屏東縣政府提供)

衛福部研擬新設「長照司」,最快9月底前成立籌備辦公室、力推明年上路,意外讓社政(社福)及衛政(醫療)的路線隔閡及競合關係再次浮上檯面!

 

由於不少地方政府刻正進行長照業務組織整併檢討,中央作法具指標意義。行政院「長期照顧推動小組」明天(12日)將開會,是否討論此事備受關注。

 

衛福部底下擬定設立「長照司」,最快9月底前成立籌備辦公室,預計明年上路。(資料照)

 

現今政府長照業務散見於衛福部「社政體系」的社會及家庭署,以及「衛政體系」的護理及健康照護司、社會保險司等單位下,被批評是多頭馬車。衛福部規劃,未來各單位長照人力、業務、預算有意整合在「長照司」下,但該由社工背景的社政體系或醫療背景的衛政體系主導,引發論辯。

 

長照重點業務包括出院準備及居家、社區、機構照護四大塊。長期從事老人、身心障礙者照顧服務的社福界人士擔憂,若由醫療體系主導長照司,未必了解照服員、社福團體需求,溝通可能「卡卡」;另一方面,護理背景的人可能忽略被照顧者的家庭、社區連結,把長照當「疾病」處理,而非重視對「人」的陪伴。

 

蔡政府推動長照2.0,但因業務分散在各單位內,不利整合,行政院前院長林全曾提出新增「長照司」的規劃。(圖片取自中華民國行政院臉書)

 

長照2.0是要找得到、看得到、用得到,如果過度偏向醫療化,由醫院承辦多數長照業務,就難達到普及化、落實社區照護的精神。」台中市社會局局長呂建德說,他對中央設長照司「樂觀其成」,但應避免推動相關業務時偏重「醫療化」,讓服務成本規格過高,不符一般社區民眾需求。

 

衛政體系 有意主導長照?

 

另一觀察指標,是長照政策主事者的分工。

 

過去蔡政府長照政策主要由社政背景的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衛福部政務次長呂寶靜負責。在衛福部前部長林奏延任內,就數度傳出社福界與醫界對長照「看法分歧」,因此林奏延去年9月宣布,長照規劃「回歸衛福部」,每周由他親自主持長照會議,當時他頻被點名與社福界關係緊張。

 

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過去是社政背景,為蔡政府長照政策重要推行者。(攝影:李昆翰)

 

值得關注的是,今年2月,同是醫界出身的陳時中接任衛福部長;8月,曾任衛生署醫事處處長、雙和醫院副院長、屏東縣衛生局長的薛瑞元接任衛福部常務次長。

 

薛瑞元是陳時中擔任衛生署副署長期間的舊部屬,兩人默契頗佳;薛瑞元這次接任次長後,陳時中隨即指派任務,請他和呂寶靜一同處理長照司的籌備作業。這項安排在社福圈引起討論,被認為是衛政體系有意擴大長照業務的主導權。

 

衛福部常務次長薛瑞元(後右一),當時在屏東縣衛生局長任內推動行動藥師及區域醫院醫師支援衛生所,都是全國首創,讓屏東醫療資源和長期照顧2.0無縫接軌。(圖片取自屏東縣衛生局)

 

一位行政院長照推動小組委員直言:「衛福部長期『衛生大、福利小』,如果陳時中未來過度偏袒醫療體系,可能會讓呂寶靜推動長照業務更困難。」他指出,「出院準備是社政、衛政合作的開端,部長應該思考怎樣讓『兩隻手臂』都能施力,不然左腦不相信大腦、左手打右手,衛福部就很難整合。」

 

薛瑞元:同屋簷下較好融合

 

薛瑞元接受《上報》訪問時指出,長照業務主要還是由呂寶靜次長負責,「我是協助行政業務,常務次長本來就是管家婆。」

 

談到衛福部研議增設「長照司」的原因,薛瑞元舉例,衛福部研議明年元旦要推動居家服務包裹式支付制度,但社保司設計制度、社家署負責執行、照護司負責核銷及發放,「光資訊系統就分屬三個老闆,這要怎麼做?」未來相關業務整合到「長照司」下後,將可降低內部溝通成本。

 

 

「社政、衛政各有不同組織文化,要做整合困難度頗高,但大家在一個屋簷下,文化融合還是比較容易。」薛瑞元坦言,成立長照司能否促進組織文化融合,「我也沒把握」,但至少要互相瞭解業務更容易,他比喻:「在家裡吵完還是兄弟,但如果兄弟分家,吵完就老死不相往來,這樣也不好。」

 

至於外界擔心偏重衛政體系會「過度醫療化」的問題,薛瑞元說:「長照不會因提供服務的人不一樣,就有不同結果;重點是被服務的人、被服務的家庭需要什麼,所有照顧都應該由被照顧者的需求出發。」

 

衛福部現有8個司不會砍

 

此外,社福界對政府長照政策另有兩項疑問。

 

第一,《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規定,各部業務單位以「設6司至8司為原則」。目前衛福部已有社會救助及社工司、醫事司、心理及口腔健康司等8個司,若要另成立長照司,行政院是否同意?衛福部是否會動原有組織架構?

 

第二,衛福部今年4月預告「長期照顧服務提供單位特約及管理辦法草案」,其中明訂:經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審查合格之長期照顧服務提供單位,應簽訂書面契約。社福界憂心,當長照特約機構對口單位是地方政府而非中央政府,一樣可能有「一國22制」問題,未來如何解決?

 

對此薛瑞元表示,過去談衛福部組改時,就有提到新設長照局或長照司的規劃,據了解,「應該有多設一個司的空間,現有8個司不會動到,外界不必過於擔心」。

 

目前台灣長照發展面臨人口快速老化、長照資源分布不均和缺乏穩定充足財源挹注等問題,有待政府更用心盡早規劃整合。(圖片取自蔡英文臉書)

 

至於長照業務是否能比照健保,由中央健保署直接對各醫療院所?薛瑞元表示,民國84年開辦健保時,台灣醫療體系已具一定規模,「但現在長照沒有這樣條件,不僅人口老化速度快、長照服務機構數量也不夠,時間不會等我們,勢必需要縣市政府幫忙大力推動」。

 

【編輯推薦】

●新品直擊: 18:9全面屏 小尺寸也能容納大螢幕

●澳洲2萬人參與彩虹遊行

 

 

【延伸閱讀】

●【內幕】台中副市長主導 衛生局吞下社會局23億長照預算

●【行政效率不佳】衛福部擬重啟長照司 最快明年成立

●【全台超過26萬人】小英:「失智」已列長照最優先項目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