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司法視角:美國最高法院4項裁決 為反自由的川普而設(上)

斯蒂格利玆(Joseph E. Stiglitz) 2018年07月07日 07:00:00

 

斯蒂格利玆

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著有《再論全球化及其不滿:川普時代的反全球主義》(Globa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 Revisited: Anti-Globalization in the Era of Trump

 

中心要守不住了。2016年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當選後,數百萬美國和其他國家的人仍寄望於強大的制度和美國憲法能夠阻止他掠食美國的民主。但過去幾天的事件表明,美國的衝擊制度承受度不像宣傳的那樣堅挺。控制了美國政府所有3個機構的共和黨,其內部派系政治正在消耗對美國憲政傳統所剩下的忠誠。

 

最高法院不再有公允的裁決

 

制度腐敗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美國最高法院。在短短幾天內,最高法院發佈了4項決定性裁決,這些裁決簡直是專為未來多年的反自由的川普主義而設。更糟糕的是,在星期三,最高法院的長期搖擺票——安東尼·甘迺迪(Anthony M. Kennedy)法官宣佈退休,川普可以認命另一位由右翼的聯邦者協會(Federalist Society)指派的法官。

 

最高法院的這些裁決確認外界廣泛認為的觀點:對於任何社會都難免會產生的糾紛而言,最高法院不再是睿智公允的裁判。相反地,它已經淪為推行極端右傾計畫的另一工具,讓美國陷入了少數人的統治。

 

不要忘了,在2016年選舉中,川普比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少了300萬張選票,而共和黨儘管控制著參議院,他們獲得的總票數仍然要少於民主黨候選人。同樣地,在美國眾議院,共和黨的席位多數優勢遠大於實際總票數比例,主要原因是2010年人口普查後對他們有利的選區重劃。2000年,最高法院裁定小布希(George W. Bush)擔任總統。和川普一樣,這位總統的票數也沒有對手多。如今,最高法院又支持了共和黨的選區重劃和立法,壓迫更有可能投票給民主黨的群體。

 

裁決親商、親政治 加劇社會不平等

 

最高法院本周第一項令人詫異的裁決發生在星期一,案件是俄亥俄州控訴美國運通案(Ohio v. American Express)。最高法院以5比4裁定美國運通向接受運通信用卡支付的商戶要求反競爭合約做法為合法。我在向最高法院提交的非當事人陳述中指出,美國運通為其反競爭行為所做的辯護完全是經不起推敲的。

 

裁決書由最高法院最堅定的右翼成員湯瑪斯(Clarence Thomas)撰寫,體現了對經濟學的深深誤解,反映出僵化的親商意識形態。總而言之,裁決是壟斷力量的一次大勝。參與類似反競爭行為的大公司現在可以更進一步鞏固他們的市場主宰力,扭曲美國經濟,加劇美國已經畸高的不平等性水準。

 

同樣邪惡的裁決是雅努斯訴美國州、縣和市雇員聯合會案(Janus v. American Federation of State, County, and Municipal Employees)。該案也是5比4裁決,最高法院禁止公共部門勞動合約要求政府員工向代表他們進行談判的工會繳納費用。美國的雇主和工人之間已經非常不平衡,而高等法院讓前者進一步擴大了優勢。現在,自私的工人可以搭同事的便車享受工作環境改善和薪資提高;而如果這樣的工人足夠多的話,工會也將因為沒錢而被進一步削弱。

 

工會的目的是堅守能推動工人利益的政治立場。要確保他們所持的政治立場反映大部分工人的意見,工會需要進行民主選舉。但是,5位簽署贊成意見的保守派法官卻給出了令人難堪的觀點——迫使工人付錢支持他們不贊同的觀點,違反了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論自由權。

 

不要忘了,在公民聯盟訴聯邦選舉委員會(Citizens United v.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2010年)中,最高法院裁決第一修正案允許公司不受限制地為政治運動提供獻金。因此,在最高法院保守派看來,公司可以支持有悖於多數股東和工人的觀點——後兩者在這個問題上沒有話語權——但工會不能表達出任何一個付費成員所反對的觀點。

 

最高法院保守派在美國家庭和生活進步研究所訴貝塞拉案(National Institute of Family and Life Advocates v. Becerra)中,也有類似的對第一修正案的邪惡解讀。在這個又是以5比4通過的帶黨派色彩裁決中,他們認定州不能強迫有執照的生育健康中心告知患者可以選擇墮胎。根據這一觀點,言論自由包括了不說某些事情的自由,即使你號稱是合法的醫療提供者。

 

根據這一極端觀點,菸草公司不必披露吸菸有害健康,銀行也不需要披露全部費用明細。在過去,對於同樣的情況,最高法院會尋求言論自由和其他同等重要的權利之間的平衡。但在上周的例子中,完全不存在這樣的平衡。原因很簡單:作為極右翼工具的最高法院,為了推動共和黨的算盤,不惜剝奪婦女做出與她本人健康息息相關的知情決定的權利。

 

保守派支持川普反穆斯林入境

 

多年來,州層級的共和黨一直在炮製各種措施增加婦女墮胎、甚至是了解墮胎的難度,而這些政策對窮人的危害尤其巨大。但如今,甘迺迪已經退休,在標誌性的案件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1973)中,獲得承認墮胎本身的權利成為保守派的眼中釘。如果這一權利被推翻,共和黨控制的全美各州一夜之間都將擁有權力,否決婦女早已獲得的、第十四修正案授予她們的隱私和身體自主權。

 

本周第四項令人警惕的裁決是川普訴夏威夷案(Trump v. Hawaii)。在本案中,最高法院保守派多數支持川普禁止某些穆斯林國家遊客入境的行政命令。最高法院裁定,川普以國家安全名義控制移民不屬於濫用權力。但川普本人在諸多場合表示,保護國家安全並非他頒布禁令的真正意圖。副大法官索托瑪約(Sonia Sotomayor)在其言辭激烈的反對意見中明確表示,川普本人的「嘴炮」推特表明,他真正目的是將穆斯林排除在美國之外。

 

誠然,最高法院正在審議川普旅行禁令的第三次修訂版。該版擴大禁令範圍,不但包括穆斯林,也包括北韓人和委內瑞拉人,但政府的這些變化顯然是為了掩蓋川普的真正動機。政府宣稱禁令是必要的,因為很難檢查來自這兩個國家的人,這簡直可笑。特別是北韓人幾十年來一直受到無微不至的檢查,因為1950至1953年的韓戰迄今還沒有簽訂和平協定,正式停戰。

 

當然,如果川普的目標是保護國家安全,那麼我們不禁要問,為何沙烏地阿拉伯——2001年9月11日襲擊便是沙國公民所為——不在這個名單上。答案顯而易見:川普想要保持其家族與沙烏地王國統治者的關係以謀利。

 

現在,如果最高法院的視角被帶向這個邏輯結論,那麼川普一切乖張的行為都可以用漏洞百出的「國家安全」作為藉口——這也是法西斯獨裁最喜歡用的藉口。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已經表明,他們會對出於種族或宗教敵意的政策睜隻眼閉隻眼。此外,想必他們也肯定會支持川普的貿易戰,這也是他以國家安全的名義發動的。

 

 

© ProjectSyndicate

 

(原標題為American Democracy on the Brink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